暴风冯鑫被打脸:那些年曾给乐视、快播的差评

  暴风冯鑫被打脸:那些年曾给乐视、快播的差评
  索寒雪
  “我是一个不爽就不能过的人。”八年前,冯鑫这样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评价自己,当时暴风集团还没有那么多的资本,能够在视频大战中呼风唤雨。他也没有预料到多年后,乐视和快播会轰然倒塌。
  他只是默默筹划将暴风影音做大,最好能够上市。
  彼时,在北京市海淀区,暴风影音还在一个很旧的写字楼中创业,在冯鑫不大的办公室内,摆着茶具、蒲团以及一桶自吸式的大桶纯净水用来泡茶,他不像一个互联网人,更像是一位山西的老板。
  此前两年,他收购暴风影音后的一段时间,有点心不在焉,暴风影音还有很多技术亟待完善,而资本在不断催促他上市。“我觉得我亏欠暴风的,我不能让暴风影音就这么上市了,这样只是增加了我的个人财富。”
  8年之间,他看到自己的竞争对手一个个倒下,又有新的企业崛起,最终暴风与乐视殊途同归,冯鑫与快播王欣一样,身陷囹圄。
  评乐视最烧钱
  2015年暴风集团上市,历经了36个涨停板,市值一度达到400亿元,股价达到123元。在冯鑫被披露因涉嫌行贿被拘留时,暴风集团的股价已经过山车般跌至4.97元。
  站在123元的高位上,冯鑫不会忘记暴风集团曾经为了追赶同业,大手笔投入到内容购买中。2011年,冯鑫曾经一边心疼钱,一边安慰自己,拼抢内容是不可持续的。他把希望寄托在用户体验上。
  2008年和2009年,冯鑫说,“我这几年过得其实没那么爽,其实,我是一个不爽就不能过的人。”冯鑫对暴风影音一度心不在焉。“我可能也是因为没有经验。”最让他心惊胆战的是,不断刷新电视剧剧集的价格。“电视剧在网络平台的播放权,一集已经卖到了100多万元。我们也得买,大家有的,我们也都得有。”
  但花不起那么多的资金,冯鑫转而安慰自己:“我们要把暴风做成第一品牌的播放器,提高用户体验。”
  而烧钱去买内容,“只是短期输血,不会提高核心竞争力”。
  面对内容市场的巨大压力,2011年,冯鑫目睹着你方唱罢我登场的视频行业,怎样烧钱是个压力。
  当时,他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盘点了几个最烧钱的企业:“乐视、盛大和搜狐。”
  乐视网在2010年创天价购买了100多部电视剧版权,随后,又开始在自制内容方面下赌注。
  此外,盛大收购了酷6,成立了盛视骄阳,买了四大名著的版权。搜狐则买了《奋斗》等的版权。
  “他们认为,我今天买了内容,就是我赢了,他们花了这么多钱,但谁都没有成为行业翘楚。”
  但是,冯鑫并没有冷静到最后,最终让他“失足”跌落神坛的,便是内容竞争。多年后,冯鑫也试图制造贾跃亭式的神话,试图创造暴风的生态圈。
  2016年暴风、光大证券分别出资2亿元、6000万元成立浸鑫基金,其他出资方募资50亿元,完成了对MPS国际体育媒体服务公司65%股份的收购。两年半之后,MPS就破产清算。
  暴风在其他领域的投资也乏善可陈,因而逐渐退出视频领域的核心竞争。
  力挺小米 鄙视快播
  2011年,冯鑫带领暴风集团开始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,他为暴风“添加”的亮点是,“暴风眼”,一键清晰,即让一部普通片源的影片,经过锐化等方法,提高感官清晰度。
  当时,另一家视频播放软件“快播”也异军突起,冯鑫对此不屑一顾——“我们不靠色情内容发展用户。”
  5年后,北京市海淀区法院对“快播”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进行开庭审理。快播创始人也陷入了牢狱之灾。
  另外一家日后风生水起的互联网公司——小米,2011年推出了第一代小米手机。“我订了20多部小米手机。”冯鑫说。
  冯鑫1993年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,在山西阳泉矿务局工作过一段时间,来到北京,加入到金山软件,从而结识了雷军。但是,冯鑫坚决和贾跃亭划清界限。
  当“贾布斯”千亿生态帝国崩塌之后,暴风集团被认为重蹈覆辙,冯鑫与“贾布斯”贾跃亭被放在一起评价。
  事实上,曾经身在“茅庐”中的冯鑫对乔布斯表达过敬意:“乔布斯我们其实无权评价,但是我觉得所有人都说要学乔布斯,其实这些东西是没办法学了,他已经到那个程度你就很难学了,我们也看不懂。”
  从2018年开始,暴风集团相继传出资金紧张、员工讨薪、退市风险。
  2019年7月31日,暴风集团回复深交所关注函证实,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,被公安机关拘留。

Author: admin